億軟小說 > 都市小說 > 都市妖孽高手 > 第313章 鐘鳴回歸!
    第313章 鐘鳴回歸!

    盡管早就從父親那里聽到了準確的消息,確定可以把鐘鳴救回來,可江川卻也沒有想到父親的動作會這么快,這才短短幾天時間,所有的環節就已經全部打通了。

    如此看來,父親當初那句話的確是很有深意。

    江川當時問父親江元廷,既然國內那么重視這些無名英雄,那為什么放任鐘鳴在拉卡圭坐牢而不管?

    江元廷的回答,有些出乎江川的預料。

    江元廷反問,你怎么知道這不是對鐘鳴的一種保護?

    從現在的結果再回過頭去品味父親當時的那句話,江川便明白了很多,鐘鳴在拉卡圭監獄里,那或許真的是對他的一種保護。

    江川也意識到自己靈光一閃的猜測應該是正確的,鐘鳴當初的任務,或者說他的目標很可能并不是拉卡圭方面,而是距離拉卡圭不是太遠的另外一個軍事基地。

    當然,隱蔽戰線上的交鋒,外人很難得知其中的真貌,江川也沒有詳細探究的打算,他只是知道,鐘鳴能回來,那就值得慶賀。

    不過除此之外,江川對于資金的流動也十分的好奇。

    這一次為了救鐘鳴,江川拿出的是華元,雖然金額不小,但更多的是在國內據有購買力,而以他的了解,在南洋區域華元并不是通行,不管是黑市還是民間,更多的是認米刀。

    甚至,就連南洋那些國家本身的貨幣,在很多場合都沒有米刀好用。

    父親江元廷給的那個賬戶,同樣也是華國國內的賬戶,賬戶的名字則是一家做進出口貿易的公司。

    雖然江川不知道這家公司是不是真的存在,但至少這家公司他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江川估計,對方要么是以進出口的名義,把資金運作之后轉入南洋的私人賬戶,要么,可能就是上面在進行運作。

    江川拿這個問題請教父親,可他得到的答案卻很是讓他驚訝。

    江元廷告訴他,這一筆資金,對方一共分為兩個部分,其中一部分是留在國內,雖然也轉入了私人賬戶中,但的的確確是在國內流通。

    而這筆錢的最終用處,竟然是進入了南洋一批有能量的人物在華國的賬戶中。

    這也就是說,南洋拉卡圭的一些有能量的人物,竟然是把一部分資產放在華國,這讓江川感到十分的新奇。

    要知道,他以前所聽說的這種事情,基本上都是華國的富豪把資產轉移到國外,比如歐羅巴或者米國,現在華國竟然也有這種待遇了?

    但更讓江川驚訝的,卻是這筆資金的另外一部分。

    根據父親江元廷的說法,另外一部分資金,的確是進入了那家貿易公司的賬戶里,但上面卻沒有進行任何的操作,而是直接劃到了南洋的商行,華元竟然也能在南洋流通了!

    盡管這種流通還有很大的局限性,而且只是在一定的范圍內,但這依然讓江川很是驚訝。

    要知道,以前除了邊境地區的一些小范圍商戶之外,在南洋一帶更多的還是認米刀,即便是有人收華元,那大多也都是華國人開的商行或者是有華國人背景的商業行為。

    像這種華元可以自由流通,并且被南洋人認可的事情,江川還真的是第一次聽說。

    僅僅只是通過這兩部分資金流動,江川不禁忽然意識到,在他坐牢的這五年間,華國在周邊國家之間的影響力,又有了極大的提升。

    華元的公信力與國際性,同樣也是在大幅度的上升。

    而這背后,無疑是華國國力的上升。

    站在機場的出口,江川的腦海中閃過這些思緒,他不由的轉頭看向了南洋的方向。

    或許有一天,華元真的可以在南洋地區真正的流通起來,以華國這蒸蒸日上的國力來看,或許那一天并不遙遠。

    嗡嗡的喧嘩聲從出口傳來,江川立刻轉頭看去,很快,一個背著單肩包的熟悉身影就進入了江川的視線。

    鐘鳴!

    自從鐘鳴被離開拉卡圭第二監獄之后,這還是江川第一次見到他。

    此刻的鐘鳴似乎比以前更成熟了一些,或許是因為乘坐長途航班的原因,他的臉色略微的有些疲憊,步伐也顯得沒有那么干脆,但他的面容依然剛毅,還是江川所認識的那個鐘鳴。

    江川沒有像別的接機人那般舉著牌子,但鐘鳴卻一眼就看到了他。

    隨即,就見鐘鳴大步走了過來。

    “嘭!”

    鐘鳴一拳擂在了江川的胸膛上,“好家伙,比以前精神多了。”

    江川哈哈一笑:“跟那幫拉卡圭人混在一起,怎么能精神的起來。”

    鐘鳴伸出手,“兄弟,很久不見了。”

    “啪!”

    江川一把握了過去,“回來就好。”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見鐘鳴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江川訝然問道:“怎么……身上有傷?”

    鐘鳴笑著點頭,說道:“有人不想讓我離開拉卡圭,臨走的前一天晚上給我來了個驚喜,我索性也給他們留了點禮物,恐怕一些人會很頭疼,哈哈!”

    江川立刻就明白了,看來拉卡圭內部也并不是鐵板一塊,有親近華國的人愿意放了鐘鳴,但很顯然,同樣也有人不想讓鐘鳴活著走出拉卡圭的監獄。

    只不過,那些想要在監獄中殺了鐘鳴的人顯然是失算了,江川就算沒有親眼看到,也絕對能想象到鐘鳴那天晚上肯定是大開殺戒,估計對方的人死傷慘重。

    “傷的嚴重嗎?”江川問道。

    “原本倒是縫合好了,結果這一坐飛機,傷口估計又裂開了。”

    鐘鳴笑道:“回頭去醫院再處理一下傷口就行了。”

    江川眉頭一皺,他也聞到了淡淡的血腥味,立刻意識到鐘鳴的傷勢恐怕不像他說的那么簡單,便立刻說道:“走,先上車。”

    二人正要往外走,隨即就看到兩個年輕人朝著這邊走了過來,到了他們跟前。

    其中一人亮了一下證件,說道:“鐘鳴,跟我們走一趟。”

    江川清楚的看到,那是部隊的證件,他皺了一下眉頭,問道:“能不能打聽一下,你們是哪個單位的?”

    但那年輕人卻是搖頭說道:“抱歉,這個問題我不能回答你,只能鐘鳴一人知道。”

    鐘鳴笑道:“沒事,我先跟他們過去,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回來,你給我留個地址,我回頭去找你。”

    江川想了想,便點頭同意了,他知道這應該是部隊里要處理鐘鳴的事務,即便他現在阻止了,接下來部隊肯定還會再來找鐘鳴,那甚至會給鐘鳴帶來不好的影響。

    江川把舅舅茹傳碌家的地址告訴了鐘鳴,而后說道;“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江元廷。”

    鐘鳴點頭笑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隨即,鐘鳴就跟那兩個年輕人上了一輛黑色的紅旗轎車,江川認真的看了看車牌,那是一副軍牌。

    出了機場,江川立刻給父親江元廷打電話,說了這件事。

    “正常流程,你耐心等待就行了。”江元廷說道。

    “耐心等待?”

    江川立刻敏銳的意識到了父親話語中的用詞,“有麻煩?”

    江元廷卻沒有告訴他,只是說道:“軍隊的事情,你不要打聽。”

    江川不由皺了皺眉,似乎事情還有什么變故?

    他立刻意識到,這或許跟鐘鳴所在的部隊有關,亦或者,跟鐘鳴最后一次所執行的任務有關系。

    可如果真的有什么麻煩的話,那可能就很棘手。

    “確定沒有問題嗎?”

    江川不禁問道。

    江元廷說道:“部隊里里是講紀律的,你耐心等待就可以了。”

    看到從父親那里什么都打聽不到,江川也只好暫且不再追問,不管怎么說,既然父親說了是正常流程,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然而,江川卻是沒有料到,他這一等,竟然就等了四天,只差一天就是除夕,江川卻依然沒有聽到關于鐘鳴的任何消息。

    他從父親江元廷那里也沒有打聽到半點消息,他甚至不知道究竟是哪個部門帶走了鐘鳴,他私下里讓茹升幫忙查在機場出現的那個車牌,可結果卻也只是查到了參謀處,但具體是參謀處的哪個部門,茹升根本查不到。

    “這種情況,只能說明一個問題。”

    茹升說道:“這個車牌所屬的部門,在參謀處里也不是普通的機構。”

    江川沒有意外,他早已經猜測到鐘鳴肯定是屬于特殊部門,可就是如此他才有些沒底,因為他不知道鐘鳴在拉卡圭坐牢,究竟是因為任務失敗了,還是其他什么原因。

    如果是因為任務失敗,那回來之后,鐘鳴是不是要受到什么處理。

    “嗡嗡~”

    江川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是父親江元廷打來的。

    江川剛一接通電話,就聽江元廷說道:“來參謀處招待所。”

    “招待所?”

    微微愣了一下,江川隨即反應過來,“是不是鐘鳴有消息了?”

    江元廷說道:“先過來再說。”

    足足一個多小時之后,江川和茹升才開車趕到了招待所,登記過后,在二樓的一個房間,江川見到了父親,此時他正在跟一個身穿軍裝的短發中年男人下棋。

    在兩人旁邊,鐘鳴就像一個警衛一般,手里拿著開水瓶,正在給兩人的茶杯里加水。

    “這就是你家小子?”

    那中年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江川,繃著臉說道:“想帶走鐘鳴,沒問題,讓你家小子到部隊里待幾年!”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河北排列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