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都市小說 > 都市妖孽高手 > 第314章 鐘鳴的選擇
    第314章 鐘鳴的選擇

    江川有些詫異,這個男人竟然要讓他進入部隊?

    他甚至都不知道這人究竟是誰,只是默默的觀察,不知道這究竟是要救出鐘鳴的交換條件,還是因為其他因素。

    當然,盡管這個男人繃著臉,但江川卻沒有從他的身上感知到太強烈的怒火,況且兩人還能坐在一起下棋,這顯然說明事情還有的談。

    江川的目光從鐘鳴的臉上瞟過,鐘鳴沖他微不可察的搖了搖頭,江川一時間卻沒有明白是什么意思。

    “如果可以的話,我倒也希望這小子能進入部隊去摔打摔打。”

    江元廷笑呵呵的說道:“但可惜,他有案底,肯定進不了部隊,你呀,就不要再打這個主意了。”

    軍裝男人臉一繃,哼道:“既然這樣,那你就不要想帶走鐘鳴,我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王牌,剛回來你就要把人帶走?

    江元廷,我告訴你,這天底下就沒有這么便宜的事!

    現在兩條路擺在你面前,你自己選,是讓你兒子進部隊,還是把人給我留下,你自己看著辦!”

    “老陳,我知道你舍不得,但你心里有火也不應該往我身上撒是吧。”

    面對軍裝男人硬邦邦的拒絕,江元廷也不生氣,只是笑呵呵的說道:“就算我不把鐘鳴帶走,他也不能繼續留下,除了這樣,你還能怎么安排他?”

    “這用不著你操心!”

    軍裝男人氣哼哼的說道:“我就算是把他當兒子養著,也不是養不起。”

    江元廷搖頭笑笑,說道:“行了,老陳,這些氣話說說就得了,你就算是再心疼,也不可能再讓鐘鳴回去,他去不了一線部隊,又沒法在你手下繼續干下去,你難道要耽誤他一輩子?”

    “我耽誤他?”

    老陳登時就火了,他啪的一下把一枚棋子重重的拍在棋盤上,怒視著江元廷,“是我耽誤了他嗎?要不是……要不是這小子后期擅自行動,他怎么會被逼的進入拉卡圭?”

    鐘鳴有些慚愧的說道:“陳處……”

    “你少說話!”

    老陳直接打斷了他,“老子現在還在氣頭上,別惹我!”

    鐘鳴就訕訕的閉上了嘴。

    江川看的大為驚奇,他大約看出來了,這個不知道是什么職位的老陳,對鐘鳴顯然是無比的器重,可正因如此,老陳自然就更加舍不得放鐘鳴離開。

    同時,這中間似乎還牽扯到當初行動的事情,而且鐘鳴應該是無法再回到部隊了。

    江元廷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行了,老陳,我知道你心疼,但不管怎么說,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問題總是要解決的。”

    說到這里,他略微頓了頓,便又說道:“這樣吧,除了我們先前說的之外,我這邊再退一步,以后你們處里的訓練,可以放在我那里,以后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我肯定沒二話,這樣總行了吧?”

    老陳的臉色這才略微緩和了一些,思索了片刻,才說道:“元廷,這可是你說的。”

    江元廷點頭:“一口唾沫一顆釘!”

    “好!”

    老陳一擺手:“你們兩個小子,出去。”

    江元廷也對江川擺了擺手,“我跟老陳有話要說,你們先出去等著。”

    江川和鐘鳴出了房間,站在門口的走廊里,江川不由低聲問道:“怎么回事?”

    鐘鳴苦笑道:“這位是我的老首長,我犯了錯誤,回不去了,老首長有些生氣。”

    但具體是什么原因,怎么回事,他卻沒有說。

    江川知道他們有保密條例,當然也不會繼續追問,但對于他來說,鐘鳴無法再回到部隊,就意味著可以跟他回云江,他接下來的計劃必然也就可以實施。

    “既然沒辦法回去了,那就一起回云江。”

    江川說道:“還沒有來得及跟你說,貝貝現在就住在我家里。”

    鐘鳴一愣:“貝貝?她還好嗎?你們……”

    江川擺了擺手,笑道:“我是把她當妹妹看的,她是被卷到了一件麻煩事里,現在三言兩語也說不清楚,以后再慢慢跟你說。”

    鐘鳴沉默了片刻,說道:“謝了,兄弟。”

    以前他們兄妹兩個可是不認識江川,鐘貝跟江川之間更沒有什么交集,所以鐘鳴自然立刻就明白了過來,肯定是江川念及他們的兄弟感情,回國之后主動去找的鐘貝。

    實際上,鐘鳴與江川相處的時間也并不是太長,然而在那種極其惡劣的環境下,兩人卻成了生死之交,自然也有著相當的默契,所以江川只是一說,鐘鳴便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江川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兄弟之間,不說這些。”

    二人相視而笑。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房門打開了,江元廷從里面走了出來,說道:“鐘鳴,進去吧。”

    “是!”

    鐘鳴應道。

    僅僅只不過短短幾分鐘時間,鐘鳴就出來了,江川敏銳的發現他的眼眶有些發紅,顯然是強忍著淚水。

    這讓江川不禁感慨,雖然他沒有當過兵,但大概也能理解這種軍人戰友之間的情感。

    而且以那位老陳對鐘鳴的器重和維護,現在要離開了,鐘鳴心中自然不會太好受。

    很快,江元廷先離開了,江川則是和鐘鳴、茹升二人一起,去了他早已經為鐘鳴訂好的酒店,到達酒店之后,茹升也離開了,只剩下了鐘鳴和江川二人。

    鐘鳴感慨道:“真沒有想到,你竟然有這么顯赫的家世!”

    江川搖頭笑道:“什么顯赫的家世,我知道這件事也不過幾個月的時間。”

    鐘鳴聞言不禁有些訝然:“你才知道?”

    他隨即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的確,如果江川一直都是有如此顯赫的身世,那他也不至于在拉卡圭蹲了那么長時間的監獄。

    “其實這件事情說來話長,簡單來說,我的父親的確是江元廷,不過,我自幼因為一些變故,一直生活在云江的五方村。”

    江川說道:“其實這一次你能回來,是我的意思,我是想讓你回來幫我。”

    他沒有任何的隱瞞,他想救鐘鳴是出于兄弟情義,他想讓鐘鳴幫他,這同樣也是他的真實想法。

    對鐘鳴,江川毫不掩飾他的想法。

    事實上鐘鳴也沒有絲毫的介懷,他只是笑道:“把我弄回來,你沒少花錢吧?”

    江川笑道:“在很多人眼里,錢的確很重要,我也一樣。只不過,我現在面臨的麻煩卻不是錢可以解決的。”

    鐘鳴立刻問道:“怎么說?”

    用錢解決不了的問題,那都不是小問題。

    江川說道:“這就是我說的變故,就是牽扯到一起陳年舊案。”

    他仔細的把自己的經歷,以及他現在所面臨的困難,都跟鐘鳴說了一遍。

    尤其是,他接下來將要面對的兩個玄門勢力,幽州黃家,以及南粵金玉門,換句話說,他要面對的,很可能都是實力不弱的修煉者。

    江川很清楚,換做任何人要跟修煉者作對,肯定都會有心理壓力,說是如臨大敵也不為過,所以他必須要跟鐘鳴說清楚,不僅僅只是為了讓鐘鳴做到心中有數,同時也是為了讓他能夠考慮清楚。

    “老實說,我的確是很希望你能過來幫我,在我能完全信任的人之中,你是最合適,也是最有能力訓練出一批人的。”

    江川說道:“我也知道,你回來之后本該過你自己的人生,你已經為這個國家付出了很多,現在的確不該再讓你踏入這個兇險的漩渦,但是……”

    “真的有修煉者?”

    然而,鐘鳴聽到這些之后的第一反應根本不是猶豫或者懼怕,反而是無比的驚奇,“你也是修煉者?”

    江川點頭:“沒錯,我也是修煉者,現在是練氣三層,距離下一次突破也已經不遠了。”

    “難怪了。”

    鐘鳴恍然,“我就說嘛,在機場里剛一看到你的時候,我就覺得你小子跟以前變化很大,身上的殺氣濃郁的讓我都驚訝,我原本還以為你是在拉卡圭監獄里練出來的,沒有想到,你小子竟然一下成了修煉者!”

    江川笑道:“只能說我是命不該絕,還記得監獄里那個瘋癲的老頭嗎?”

    鐘鳴回想了一下,問道:“你說的是那個武瘋子?”

    “對,就是他。”

    江川點頭,說道:“從黑獄中出來之后,我只剩下一口氣了,當時我自己都以為那一次肯定要死了,幾個獄警把我扔到了那個瘋癲老頭的監舍里。

    結果,他不但救了我,而且還成了我的師父,教會了我修煉之法。

    如果沒有他,我早就成了一捧黃土。”

    鐘鳴大為驚奇:“原來那個武瘋……你師父竟然是一個隱士高人?那他怎么會在監獄里?”

    江川搖頭說道:“他是高人,這是肯定的,可他為什么會在監獄里,這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

    一直到他老人家離世,我甚至連他是誰都不知道,只知道他一定是華人,可更具體的,我都不得而知。”

    鐘鳴聽的不禁驚奇而又驚嘆,“你小子走大運了!”

    江川說道:“何止是走大運……”

    “那看來我也走大運了!”

    鐘鳴問道:“怎么樣,這修煉之法,我能不能也試一試?”

    江川搖頭:“不!”

    鐘鳴笑著點了點他,“你小子!”

    江川咧嘴笑道:“修煉之路,一旦踏入,就要全力以赴,試一試這種態度,絕對不能有,所以,接下來你就要做好拼命修煉的準備了!”

    鐘鳴一愣,隨即樂了:“你小子什么時候也學會說話大喘氣了!”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河北排列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