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都市小說 > 都市妖孽高手 > 第315章 鐘鳴的眼光
    第315章 鐘鳴的眼光

    二人說笑過后,鐘鳴不禁有些感慨。

    “人生的際遇還真是一言難盡。”

    鐘鳴說道:“當初你剛被扔到監獄里的時候,就是一個青澀的毛頭小子,誰又能想到,你不但是江家的子孫,而且還成了修煉者。”

    江川笑道:“不要說你想不到,我自己同樣也想不到。萬幸我被扔到了監獄里,要不然的話,現在恐怕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如果他沒有遇到師父,沒有成為修煉者,那他也不會驚動段志國,或許,這輩子他可能都不會知道自己到底是誰。

    即便是在未來的某一天,他清理家中雜物的時候,可能會發現老爹徐國柱留下的證件和勛章,但那個時候,恐怕父親江元廷也早已經不在了。

    人生際遇無常,這話,只有足夠的閱歷與歲月的沉淀之后,才會有更深的感悟。

    鐘鳴也同樣如此,雖然他沒有江川的這種經歷,但他從進入部隊,到被關進拉卡圭的監獄里,這其中的故事,恐怕也不是外人所能想象的。

    但也正是因為這種種經歷,或兇險或苦難,才讓兩人都養成了堅毅的性格,也才讓他們在談論如何對付玄門勢力的時候,腦子里想的都只是如何才能擊敗敵人,而沒有半點懼怕。

    “訓練一批人,這不成問題。”

    鐘鳴說道:“但是,你打算從哪里調人?”

    江川攤了攤手,說道:“現在我手上一個人都沒有。”

    饒是以鐘鳴的沉穩,都不禁被怔了一下,“一個人都沒有?”

    江川點頭,說道:“嚴格的來說,身邊還是有一些人的,但這些人哪個能用,哪個不能用,需要你去做甄別。”

    實際上現在江川身邊除了柳晚珺三女之外,也就只有胡一光等六個保鏢,以及陳泓宇等人,可這些人能不能對抗玄門勢力,甚至他們愿不愿意都還要兩說。

    至于說云江地下世界的那些江湖人士,這些人可以用來干臟活,但如果是要指望他們去對付玄門勢,即便這些人愿意,江川也不會輕易的用他們。

    因為對于江川來說,他要的不是一群烏合之眾,而是要讓鐘鳴幫他訓練出一批精英,同時,這些精英在修為上,江川會親自傳授給他們修煉之法。

    這要完全信得過,并且忠誠的人才可以。

    那些江湖人士的秉性,江川從在拉卡圭坐牢的時候就親眼見識過。

    盡管云江乃至整個江北的地下世界中,肯定不全是那種扶不起來的烏合之眾,但要想把其中真正能用的人甄選出來,就需要時間,也都需要鐘鳴去一一甄別。

    “這么說,難度不小啊。”

    鐘鳴思索著,說道:“其實最合適的,肯定是軍人,我們華國的軍人絕大多數都是訓練有素,但要說是不是能夠修煉成高手,就要看你的了。”

    江川搖頭說道:“我不是要大規模的招收打手,只要少數有天賦的精英。”

    對付玄門勢力,需要的不是人多勢眾,也不是要大規模的打仗。

    而且,江川的動作還要盡可能的小。

    江川可以肯定,現在一定有很多雙眼睛在盯著他,所以他接下來的舉動盡量不要引起別人的注意。

    況且還有一點,軍人的確是訓練有素,但如果修煉的話,那不一定都有足夠高的修煉天賦了。

    可如果江川大量招收軍人,哪怕只是退伍軍人,集中在一起進行訓練,都會顯得很扎眼,而且也未必能有太大的效果。

    “有這么多條條框框,想要達到你的預期,可不容易。”鐘鳴皺眉。

    江川笑道:“這就要看你的了。”

    鐘鳴又問道:“你打算用什么方式選人?”

    “我打算回去之后,就成立一家安保公司,以公司的名義做掩護,篩選合適的人。”

    江川說道:“至于人選的具體來源,可以有一部分軍人,最好是年齡不算大的退伍軍人,另外一部分,可以從云江地下世界的那些武者中選拔,也可以有其他的來源。”

    武者,這是除了陳泓宇和胡一光等人之外,江川最先考慮的人選。

    能夠成為武者,實際上就等于是有了一定的修煉基礎,盡管武學與修煉并不是一回事,但實際上這二者之間是可以有所相通的。

    更何況,一個人能夠成為武者,就說明此人在悟性、天賦以及毅力方面,都已經得到了證明。

    沒有足夠的悟性和天賦,就只能算是一個普通的打手,最多也就只能稱得上是練家子,卻很難成為真正的武者。

    所以,在刨除掉那些人品心性有問題的之外,剩下的武者,都是不錯的人選。

    因為人數不需要太多,以鐘鳴的手段,必然可以把他們捏合在一起,相信不會用太長時間,就能形成一股強大的戰力。

    鐘鳴說道:“看來你早就有完整的計劃了。”

    江川點了點頭,說道:“從我知道要對付的是誰之后,我就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勉強算是有了一個初步的計劃。

    不過,接下來這個計劃該怎么實施,能不能篩選出合適的人,現在都還不好說。”

    “如果你真有這么多的人選,有這么豐富的資源,肯定能選出合適的人。”

    鐘鳴說道:“不過,我要提醒你,這種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我們需要時間。修煉方面的事情我不懂,但一個人的品性怎么樣,這需要慢慢的觀察。

    另外,我在部隊里學的只有兩方面,一是現代化的戰爭素養,二是單兵作戰,這些都不符合你的要求。”

    以二人之間的默契,鐘鳴很清楚江川的意思。

    在一定時間內培養出一批高手,或者更為準確的說,是培養出一批精干并且有足夠戰力的作戰人員,以此來沖擊玄門勢力。

    這與現代化的軍事戰爭其實有著很大的區別,與單兵作戰甚至是刺殺、突襲等等暗中作戰,隱蔽作戰,同樣有一定的區別。

    如果只是以這種小股力量的戰斗來跟軍隊對比的話,江川的構思和目標,更像是軍中的特種部隊,甚至是特種突擊隊!

    而這種小股的特種突擊隊,卻沒有軍中特種部隊的單兵裝備,沒有那種彼此之間配合無比默契并且精于刺殺、潛伏、叢林山地等等各種特種作戰的強悍素養。

    想要彌補上這些,很不容易。

    或許,江川所說的修煉,才能夠彌補這種不足。

    但問題是,即便鐘鳴把他在部隊里所學的一切都一股腦的教給這支突擊小隊,恐怕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把他們培養成真正的特戰隊員。

    “這跟打仗不一樣,甄選出人員之后,這些人員之間實力上的不同,每個人所擅長的也不會完全一樣。”

    鐘鳴說道:“這些人員在作戰的時候該怎么配置,要不要組成什么陣型,什么戰法,等等,這些問題都需要提前考慮到,要從一開始確定人員之后就開始有針對性的訓練。”

    一說起訓練和作戰方面的事情,鐘鳴就有無數的想法冒出來,原本沉穩的他話也多了起來。

    盡管鐘鳴提出的都是各種問題和不足,可江川非但沒有氣餒,反而還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么?”

    鐘鳴奇怪的問道:“我哪里說的不對嗎?”

    江川擺擺手,說道:“你說的都很對,我笑,就是因為我找你過來是正確的。”

    鐘鳴提出的問題越多,就越是說明他考慮的很全面,而這種全面也正是基于鐘鳴在軍隊和特殊部門里所接受的高強度專業性訓練。

    如此也更加的證明,讓鐘鳴負責甄選、訓練那些人員的必要性,他這個總教官才是優秀的!

    如果說找來一個人訓練那些人員,他自己卻是一問三不知,不要說不知道從哪里下手,甚至就連那些人的身上存在什么不足都看不到,那這樣的總教官真的是還不如沒有!

    行家一開口,便知有沒有!

    僅僅只是鐘鳴初步提出的這些問題,就足以證明了他的眼光和能力。

    “你現在笑的有點早了。”

    鐘鳴哼道:“等真正開始整訓一支隊伍,你就會知道其中有多少麻煩事,把人往那里一放,好吃好喝的供養著,他們是無法形成戰斗力的。”

    江川連連點頭,笑呵呵的說道:“明白,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要不怎么需要你幫我呢!”

    鐘鳴笑罵道:“你大爺的,你小子這是要把我當老黃牛使喚!”

    江川哈哈一笑:“能當老黃牛,那也是一種資本。”

    鐘鳴自己也忍不住笑了,“我算是上了你小子的當了,行吧,閑了這么幾年,身體都快生銹了,活動一下也不錯。”

    “哈哈!”

    江川失笑,他當然能看的出來,鐘鳴雖然嘴上這么說,可那明顯比此前要明亮很多的眼神,說明這小子自己也心動了。

    這讓江川開始期待了起來,他很想看看,在修煉的基礎上,再加上鐘鳴這個軍隊的高手的訓練,最后會練出一支什么樣的隊伍。

    盡管現在一切都還沒有開頭,可江川卻有著十足的信心。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河北排列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