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修真小說 > 渾沌記 > 867 命該生惡道,心冷若冰霜
    (867 命該生惡道,心冷若冰霜)

    另一邊,敖素比敖息要悲慘太多。不是因為別的原因,而是因為他截住的是藍若霜。

    他已經被迫化出原型,是一頭比敖深還大了三倍不止的蒼龍。但此時他的模樣極為悲慘。

    龍身枯槁得仿佛是皮包骨頭一樣,一雙足有燈籠大小的眼球也凸了出來,瞪得隨時都可能爆出眼眶。

    他身上爬滿了無數黑色如同血脈一樣的樹根。這些根一根根扎入他的體內,不斷地從他的身體中汲取靈氣和生機。一棵高大的樹就這樣從他身上生長出來。

    這些樹根自身便極為陰寒,仿佛是他的克星一般,將他身體中原本澎湃無比的氣血之力和源源不斷的木屬生機壓制得死死的,讓他絲毫力氣都施展不出來了。

    原本不應該如此。

    以他金丹雙花圓滿的實力,即便藍若霜手上有那棵萬年玄陰樹,他也足可以穩勝。

    那顆萬年玄陰樹雖然自身實力極強,但它可不是什么有靈性的法寶,而是類似荒獸一樣的存在,自身的靈識是極為暴躁,幾乎不可控的。

    藍若霜用塵族的馴獸之法控制它,其核心便是要壓抑住它的一部分靈性,等同讓它“變傻”。“變傻”的同時,其戰力也隨之下降了。

    她也只能依著自己境界的提升,駕馭之力的增強,才能給這棵玄陰樹逐步“解封”。所以現在她即便能操控這棵樹,實力也不可能高于金丹雙花的敖素的。

    但是她有乾坤寶盤,足以算定一切。實力差一點也就無所謂了。

    等敖素發覺上當的時候已經遲了。他體內氣血一旦被玄陰樹抑制住,再多的實力也施展不出來。

    這頭曾經在東海叱咤風云的老龍也就只能白白地將眼珠瞪出來,看著對方將自己一點點吸干致死,最后只剩下一張龍皮和一副龍骨。

    龍皮和龍骨都是極為有用的東西,玄陰樹又吸收不了,藍若霜自然是把東西都收了起來。

    懸浮在深海的那棵玄陰樹就像一個人類一樣,發出非常低沉的咔咔一聲,仿佛是打了一個飽嗝。

    他很久沒有吃過這么美味的食物了。這讓他覺得跟著這個主人真的是很劃算很明智的選擇。

    這就是塵族馴獸之法的伎倆了。你先把一頭兇獸餓十天,然后忽然讓它吃個飽。這時候它就會對你或多或少地產生一點信賴感。

    天長地久,它就會堅定地認定,只有跟著你才能吃飽肚子,直到將這觀念被寫入到它的靈識深處。

    但他看了看著四周的環境,這四周濃厚的玄陰之氣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這是當然的。他本來就是玄冥從天界墜落到北冥海底的時候,由玄冥身體的一部分殘片生長出來的。數萬年都生長在這海底。

    只不過他的這部分靈識被遏制住了,所以暫時忘記了。如今重歸故里,自然有些記憶要被觸動起來。

    藍若霜一看情形不對,連忙雙手掐訣,傳遞了一縷神念過去。

    這縷神念進入到玄陰樹的靈識中,它立刻就收到了命令,全身虛化,變成了一縷青煙,鉆入她的眉心中,消失不見了。

    玄陰樹消失之后,一頭小鬼出現在她面前。

    這頭小鬼體長不過一尺,腦袋卻有半個南瓜那么大,皺巴巴的頭皮上只有稀疏的幾根頭發。一雙眼睛就像剛剛被捅瞎一樣,都留著膿液。

    他雖然滿臉痛苦,但依然奸笑著說道:“嘿嘿,恭喜主人,最后一個障礙已經除掉,現在下去就可以直接獲得玄冥的傳承了。”

    小鬼就是成為乾坤寶盤寶靈的古仲由。他雖然喪失了大部分自主意識,但陰險歹毒精于謀劃的本性依然是不變的。敖素就是栽在他的計謀之下。

    看他越是丑陋,越是每天承受痛苦,而且還乖乖給自己效命,藍若霜就越是覺得開心。

    她內心是不會有任何憐憫同情惻隱之類的情緒的。因為在她的意識中,從未有人憐憫過她,所以她也不知道何為憐憫。

    她只知道這些折磨過自己的人越是痛苦,她的心情便越是愉悅,仿佛離著她追求的“道”又近了一步。

    “哼,不會又出現我一個人進不去,非要勾誅那小子一起才能進去的狀況吧?”

    “不會,”小鬼一臉討好之相,就差上去舔藍若霜的腳趾了,“所有禁制都已經被你們解除,不會再有任何進不去的地方。”

    橫眼瞥了一眼遠處深海中依然在傳來的靈機沖撞的波動,她知道勾誅還在和另一頭老龍做生死之斗。她這時當然有兩個選擇。

    一個就是按他們先前的約定,一人正面交手,另一人背后偷襲。她現在去偷襲那頭金丹三花的老龍。

    另一個就是她先下去獲取玄冥傳承了。這樣可以確保她早于勾誅一步接近玄冥的傳承。

    當然誰也不知道玄冥傳承是什么樣子,先來后到是否有區別。但在她想來,先到總是不會吃虧的。

    獲取玄冥傳承需要主動被吸入北冥幽穴中。至于獲取了傳承之后怎么脫身,她不知道,她也懶得去想。

    反正乾坤寶盤推算的結果,只要有勾誅在,她就能活著出去。而且她也不擔心勾誅和對方這一戰的結果。

    想要獲得玄冥九死的功法的傳承就一定要經歷九死一生的。但這規則并未規定這九死的兇險一定要她去承受。

    所以乾坤寶盤很自然地選擇了最安穩也是妥善的辦法,那就是九死的兇險由勾誅去承受,而玄冥的傳承由她來獲得。

    她已經輕松地干掉了敖素,可以說和“九死”毫不沾邊。如果她再去幫助勾誅,就等于幫他承接因果,最終這兇險就得他們一起來承受了。

    所以按她正常的想法,是不用皺一下眉頭就會離開搶先去往幽穴的。但這一次,她居然硬生生地猶豫了一下。

    她并不是覺得就這么走了有什么不對。而是她忽然想到,如果她就這么走了,勾誅會怎么想?

    會不會覺得她這個姐姐見死不救?這么危險的時候,也只顧著自己去奪取傳承,是不是太自私了?

    “自私?”她腦子里蹦出這個詞語,忽然讓她想起了許多的往事。在翠玉宮的時候,她那幫同伍院的師兄弟師姐妹也曾對她說過這個詞語的。

    這讓她不由得冷冷一笑,她什么時候開始在意別人心中對她的觀感了?

    她一扭頭,長發如同最柔順的絲綢一般順水飄過,拂過她冰冷的臉。而她則操控四周的玄冥水域,不再與這水流相抗,反而借著亂流加速往下潛游而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河北排列5开奖结果查询